随着当代生物科技的积累和创新性,试验室的科学家们频频实践着他们操纵生命密码的梦想,随着可操纵的基因很多,大家抱有很多的幻想。其实我们似乎对这些新的生物技术手段有些过于乐观了,基因编辑能否真得造就完备生命?
生命的完备和生命的极致,完备一词本是认真细致的数学术语,线上营销理解是对于特定系统来讲的,就拿生命这个系统而言,也许生命有它的完备性,即是指生命体本身所固有的属性或特质,皆为有利于生命体存在的类型,同时生命存在所需的特点能够在生命系统内部结构足以自足。
生命完备性并非理想化而是实际,这个实际是生命在自然界中经过锤炼打磨抛光的结果,也许只有生命系统所依存的社会环境可赋予生命的完备类型,如我们与一些微生物菌种的共生关系,并非受其进攻导致人类灭亡,反倒是协同进化到共同“相濡以沫”;还有人类对抗各类物理学环境时,在机体部分调整而表现的完备类型较为显而易见,甚至个体所患上的各类病症,就其理论上讲都是适度的适用性形为,只是病症一般不契合我们的精神感受,而招致大家频频想改造生命远离病症,极少数当代的生命科学家甚至野心勃勃的要保持“人造”生命。
纵观在历史上众多重特大技术革命,在提高社会知识经济和促进人类发展史程序的同时,也许并未对人类存在的最终完备造成多少积极因素,例如科技革命的各类社会产品比历史上生产总数需要多一些,但人类却也因过于拥有,而团体遭遇匮乏感造成的焦虑情绪;较为批判的是,人类研发用以提供娱乐的场合和物品很多,但人们却似乎越来越不快乐。这是否都显示,一些为处理我们的困局所创造发明的技术手段,将我们放置较为稳固的困局之中。
 

 
实际上技术本身未找到问题,问题的产生在于如何作用于受众群体与操纵者的使用,技术能够解决困难,同时也能够生产制造问题。人类总是在向往着新技术应用所指向的将来,只是我们似乎越来越无法分辨和掌控技术本身指引的末知,在这样的时代特征下,我们提高对技术应用的谨慎看法是自然而适度的,如果任其滥用,最后我们将攻击于技术所造成的较为繁杂的问题,人类不是通过科学研究而获得解放,反倒被我们自己发明的技术所奴役,其实元凶是人类自己的恣意妄为,而技术则是席卷的工具。
返回我们希望为生命健康服务保障的生命科学行业,大家频频的在探讨抵抗人体病损的各类技术,但其中是否有一部分会带来我们比病症本身更繁琐的问题,值得引起我们的思考。如同青霉素发现来说挽救了成千上万生命,到中后期抗菌素的频频升级和滥用,开始出现了抗药性的超级细菌。
高效化一点去对待我们已经得到长足进步的基因编辑技术,它可以改动我们每一个个体生命的遗传物质,改变我们原有的生态学特性,说不定这个操作可以消除一个我们不能接受的不确定性发病关键因素,甚至可将这个风险一劳永逸的在我们子孙后代中足以消除。但人类目前对生命的理解,间距全部生命奥秘还有太遥远的末知间距,在相对愚昧的情况下,对生命的遗传密码进行裁剪修补,其风险性是人类没法评估的。
首先,全部技术操作的精确性还有待观查,虽然精确度的实现说不定只是时间问题;但另一方面的不良影响可能是我们无法预见的,如果说基因操纵对基因网络内部结构的“对话”和时序的延时影响,因为这种基于生物酶作用的基因编辑方式,在发挥时,需要人为因素事先设置非自然必要条件,这个必要条件作用的时间窗口可能这是体细胞经历至关重要的生命恶性事件的过程,例如全部基因组的拷贝敏感期,或者任何决定体细胞将来运势的重大活动,这个过程里的基因编辑对体细胞整体而言极有可能是伤筋动骨的。
即便我们现在还没实验直接证据说这个技术有多么不安全,但我们更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它的安全有效,未获得任何安全直接证据,而承认和接受这个操作可用以人类,自然是疯狂行为;甚至有较为激进派者,认为可以通过基因编辑的方式,保持 “定制”理想化生命。且无须说人类是否享有这个支配权,在我们还未看清楚生命的内涵以前,我们怎能回答定制的生命就是理想化的,真正有梦想特色的生命只有自然授予的生命。
 

 
如果追溯一下我们每一个个体的来由,就容易理解和接受自然界的“训诫”,无论是植物还是更高等的生命体,都背负着无穷历史的信息,没有生物是平白无故而降,如果有生命信息的承载,它就一定发源于太古的历史,这有别于一块仅有时间刻度的大石头的演化。
生命的本质信息在时间和环境里更替与传送,迄今的生命都是这个信息的续延频频,赶到我们眼前的每一生命体都经过了久远的历史和弦而姗姗来临,如果人为因素去行为矫正生产制造一个所谓理想生命,我们一定程度上逃出了这个自然之道的遴选,有谁又能保障我们生产制造的所谓理想生命不会生产制造出较为远离理想化的生命,人类的历史再三证明人的率性而为本身厮杀的正是这个冲动,为我们生产制造繁琐的不是我们的现况,而是逃出现况的冲动,并不是真正困住我们的不是我们拥有的东西,恰是我们企图想拥有我不想拥有的东西。
因此人们应该更多的去接受生命本身的现实,包括它所存在的部分问题,对诸如基因编辑这样的技术时刻保持需有的警醒,并不是将技术万能理念不主动的植入我们认知世界。同时人类还应该频频保持向后审视的看法,从总体的生命演变策略上真正识别出问题本体论所在,并不是仅从时下窥视总体恶性事件的截面图像。
关于生命的外部经济理解,我们还不清楚在生命的不同等级之间的会话是如何保持的,诸如体细胞内部的生物分子结构之间的相互作用是如何服务于体细胞之间的“社会沟通交流”,而体细胞之间的信息交互也是如何担负起组织系统的功能协调,总体生命也是如何通过调和各器官的信息交互协作而保持机体有效和井然有序运作。因此,人类需要对生命拥有更充分的深刻理解过后,再一次审视基因编辑技术能够带来我们的积极程度。
换句话说,在对生命奥秘探寻的路途上,目前人类看待生命密码应采取的看法仍然是:只可远观,不能亵玩!

上一篇:有关试管婴儿减胎术    下一篇:我们到底需要多少卵子? 热门标签 授精  不育症  冻卵  供卵  供精  代孕  人工授精  女性不孕  养囊  IVF 
 
友情链接: 试管婴儿攻略 试管婴儿知识 试管婴儿案例 试管婴儿资讯 成都试管婴儿